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富阳新闻 > 民生 > 正文

富阳女孩候选“魅力女兵”
www.fynews.com.cn  2018年12月26日 9:03 富阳新闻网

  今年12月,《解放军生活》杂志第六届“魅力女兵”评选活动开始,经部队前期推荐,编辑部投票选举,遴选出30名候选人,22岁的富阳女孩羊育璐是其中之一。据了解,《解放军生活》杂志是中国军营唯一的综合性月刊,能获得“魅力女兵”的评选资格就已经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了。

  本报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在武汉从军的羊育璐,原来羊育璐的父亲杨红卫也是一位军人。她说虽然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一家人从来没有在富阳长时间生活过,但她一直把富阳当成家乡,自己是富阳人这件事不会变。
 

  在部队长大,耳濡目染萌生当兵想法

  羊育璐的父亲羊红卫是富阳灵桥镇人,他是个兵龄超过30年的空降兵飞行员。羊育璐说:“小时候爸爸工作很忙,我们一直没有生活在一起。直到我上了小学,爸爸的工作单位换到了离家比较近的地方,我们的接触才多了起来。”因为工作关系,羊育璐跟父亲见面次数很少,但是每一年春节,一家人都会回富阳过年。

  羊育璐是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从记事起,推开窗户就能看到楼下兵哥哥们在站队列,那时候我也会跟在他们后面学着站军姿”。羊育璐特别喜欢爸爸的军装,一有机会就偷偷穿上,学着爸爸的样子“稍息”、“敬礼”。爸爸知道了这些事,特意从军品商店买了一套小军装送给羊育璐,她高兴地说:“谢谢爸爸!长大了我也要当兵!”

  从小在部队大院耳濡目染,羊育璐慢慢产生了当兵的想法,她说:“一起长大的哥哥们很多都去当兵了,当兵在大院里是很正常的事。”当然,这也少不了父亲的影响。父亲执行任务回来,羊育璐就会跟着妈妈一起去接他,“觉得爸爸很帅,还能开飞机”。那时候羊育璐以为自己长大当了兵也能跟爸爸一样有机会开飞机。
 

  军校严厉训练,父亲用自己的方式鼓励她

  高中毕业,羊育璐顺利考上了西安空军工程大学。去报道上学之前,爸爸告诉羊育璐:“军校里的条件很好,两个人一间房,东西应有尽有。”但当羊育璐到了学校,看到24人一间的宿舍时,才知道爸爸“骗”了她。

  不仅生活条件没有想象中的好,刚开始的训练就给了羊育璐一个“下马威”:到军校第一件事就是剪掉留了多年的长发。“剪头发时,女生们都抱在一起哭。”不仅如此,女生们的生活用品仅有毛巾和牙刷,“集训时一晒就是一下午,女生们不允许用防晒霜,当时觉得很难接受。”

  羊育璐说印象最深的是刚开学的第一周,部队规定要上交手机,每周只发下来3分钟。那天正好是发手机的日子,大家拿到手机都哭着给父母打电话诉苦。羊育璐拨了妈妈的电话,但电话的另一端一直没有回音。临到要上交手机的那一刻,电话终于打通了,羊育璐刚听到妈妈说了一句话,手机就被强制上交了。那一刻,羊育璐感觉特别委屈。

  军校的规章制度十分严厉,每天早上6点就要起床出操,吃过早饭整理内务,在教室上两节文化课,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进行体能训练。刚开学时有一段长达将近50天的集训,羊育璐说:“那时候每天站到腿发抖,就连晚上睡觉做梦时全身都是绷紧的。”

  羊育璐也会跟妈妈叫苦,甚至还想过复读,再报考大学。羊育璐记得,每次给母亲打电话,都是父亲抢先接起,但开头万年不变:“丫头,感觉怎么样?还好吧,是不是很轻松?”委屈、难过和埋怨让羊育璐没有好气:“对啊,很轻松啊。”就这样,两句话不到,父女俩就把天聊“死”了。

  羊育璐说:“那时候只有我妈妈会跟着我一起哭,后来才知道爸爸是不会表达,他在用自己的方式鼓励我。”

  现在回想起来,羊育璐很感谢这段时光:“当兵的这段经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毕业分配成了空降兵,跟父亲成了战友

  2017年,羊育璐从军校毕业了,面临分配时羊育璐对未来有些茫然。她给爸爸打了电话,还没有把一句话说完,就听到爸爸先开了口:“面临分配的不止你一个人,大家和你一样都是第一次到基层部队去任职锻炼,既然选择了当兵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听了父亲一席话,羊育璐内心才得以平静下来。

  最后,羊育璐被分配到了空降兵某部,成为了一名新排长。空降兵新一轮的训练特别苦,为了成为一名真正的空降兵,所有人都必须经历跳伞。2017年9月,羊育璐参加了跳伞补差集训,在接近100天的训练里,每天和男生一起出操、体训、考核。很多次,羊育璐跟父亲诉苦,说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了。父亲每次说的话都很简单:“别人能坚持你肯定也能坚持,这跟我们飞行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苦!”

  2017年10月底,新毕业干部集体转场去湖北某机场,羊育璐很光荣地被确定跳示范伞。跳伞前夕,羊育璐给父亲打了电话,故作镇定地问:“你女儿最近要跳伞了,你怕不怕?” 父亲听到这句话,哈哈大笑,说:“当然不怕,跳个伞而已!摇摇晃晃就下来了,而且高空的景色可美了!再说了,是坐着你老爹的飞机,咱们父女档那还不轻轻松松的……”羊育璐真相信了父亲的话,以为能来一个“父女档”,没想到第二天一早钻进机舱看到两个飞行员叔叔才知道,父亲“临阵逃脱”了。着陆后,羊育璐看到有人影从远处大步走来,那个人正是父亲。羊育璐想扑过去给父亲一个熊抱,不经意一瞥看到了他湿润的睫毛。这一刻,羊育璐突然觉得父亲很伟大,他爱他的战机,也同样深深地爱着他的女儿。

  空降兵是所有兵种里面比较辛苦的一个,羊育璐说:“这么多年的苦都熬过来了,也不能轻易放弃。”更重要的是,羊育璐说这里头还有自己的私心,就是为了能跟父亲相处时间多一点。现在,羊育璐跟父亲在同一个大单位里,父女俩每个月都能见上一次,比以前见面的时间都要多。比起父女关系,羊育璐说她跟父亲之间的关系更像是战友:“我爸爸经常说,我就是他年纪最小的战友。”羊育璐习惯叫父亲“老羊”,在家有时间时还会叫上父亲一起玩“吃鸡”游戏。

  (见习记者 倪慈丹)

[来源: 富阳日报]
[责任编辑:佚名]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为“富阳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 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本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作品在本网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视觉焦点
【常安】70岁以上老人免费领取养老手环
【常安】开展节前商贸行业安全生产检查
【常绿】区长吴玉凤调研小城镇环境整治
【上官】区长吴玉凤来我乡调研指导工作
【永昌】区三届慈善总会永昌分会会员大会
【春江】两新组织党建工作抓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