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网站 富春街道 春江街道 东洲街道 鹿山街道 高桥 受降 春建 新桐 新登 渌渚 胥口 永昌 大源 灵桥 里山 渔山 上官 常绿 场口 常安 龙门 环山 湖源 万市 洞桥
乡镇网站 黄公望村 新沙岛 八一村 勤丰村 天地农庄 方家井村 龙门古镇 永安山庄 窈口村半山村 湘溪村 桑霞农庄 新民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富阳乡镇网 > 渊源传说
宋法师的故事
www.fynews.com.cn  2011年6月20日 9:21 富阳新闻网 浏览

许文培 

    相传受降宋殿村有个宋法师,他年轻时,时常听人说起张天师的法术如何了得,能呼风唤雨,会撒豆成兵等,他想自己何不趁年轻时去拜张天师为师,学点本领,以后也可给这里的老百姓办点实事。于是他整顿行装,辞别乡亲,只身一人,跋山涉水,不远千里,到江西龙虎山拜师学艺去了。
 龙虎山地处险要,山上古木参天,山路崎岖曲折,宋法师不知哪条是上山的路,见山脚下的溪边有个姑娘就是张天师的女儿,名叫张灵芝,她听宋法师说明来意,就欣然带他上了龙虎山。
 却说这是张天师正在家闭目养神,听女儿说有个小伙子想跟他学本领,就吩咐带来相见,宋法师见召,整整衣冠,毕恭毕敬地走到张天师跟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算是行了拜师礼。张天师这时睁开眼睛一看,不禁暗吃一惊 ,这后生天庭饱满,地角方圆,眉清目秀,器宇不凡,我若真心授他本领,将来一定十倍于我,这一来,岂不低了我的名声,不,我不能收他为徒,然而已行了拜师礼,现在回过头再把他拒于门外,传闻出去,先得我心胸狭窄,叫天下人见笑了。这……唉,也罢,先收留下来,再找个借口赶他下山就是了。
  第二天早上,张天师指着天井里的一只水缸对宋法师说:“你刚来,先干点杂活,把这缸水挑挑满吧。”
再说张天师的女儿灵芝姑娘见宋法师相貌堂堂,人又忠厚老实,顿生爱慕之意,她主动来找宋法师说话聊天,见宋法师挑水回来就问他倒在那里?宋法师说师父吩咐要把天井里的这只缸挑满水。张灵芝听后一楞:父亲是怎么回事,他明明知道这缸底有漏洞,哪能挑得满呢,这不是捉弄人吗,也罢,待我助他一臂之力。原来,这灵芝姑娘自小受张天师的教诲,也懂得不少法术,当下她急忙画了一道符,贴在缸底,再叫宋法师把挑上来的水倒进去,真是奇怪,就这一担水,把这口大缸给倒满了。
  中午时分,张天师从外面回来,一进院子,又是猛吃一惊,他原打算以宋法师挑不满这缸水为由,赶宋法师下山,谁知事与愿违,宋法师竟把这事天衣无缝地办妥了,更觉得宋法师这人不可小看,留着将来是个祸害,于是他心里就有了除掉宋法师的毒心。
  宋法师自从上山以来,起早落夜,忙这忙那,手脚勤快。晚上空闲时与灵芝姑娘谈谈家乡的风土人情,一来二去,两人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一天傍晚,灵芝姑娘见父亲在向宋法师交代什么,只见宋法师频频点头应允,自从有了上次挑水的经历,灵芝姑娘对父亲的所作所为心存戒心,待张天师走后,她把宋法师拉到一旁问:“父亲刚才与你说些什么?”
“师父刚才吩咐,叫我明天与他一起上山去溜一圈,说是熟悉熟悉地形。”
  灵芝姑娘听了也不知父亲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不过她总觉得有点不放心:宋法师是来学本领的,又不是做长年的,为啥要带他去熟悉熟悉地形,这里面一定有诈,为防万一,她画了一道符,塞在宋法师的头发里,又拿出五个鸡蛋,叮咛说:“我家有五座山,明天你到一个山头,就在山顶上放一个鸡蛋,天黑归来如找不到方位,只要顺着鸡叫声走就是了。”
  第二天,张天师带着宋法师过东山,翻西岭,攀南崖,穿北溪,也不知走了多少山路,宋法师牢记灵芝姑娘的吩咐每过一个山头,就在上面悄悄地放上一个鸡蛋。眼看红日西沉,天将暗下来了,这时张天师停住脚步,对宋法师说:“你在这里休息片刻,我去解个手,然后就回家。”
  宋法师是个老实人,他根本没去考虑张天师这话是否有诈,就老老实实地坐在石头上等他,谁知等到天完全暗下来了,仍不见张天师转来,这时他才明白张天师已丢下他一人独自回家了。他想寻路回来,可四周是参天古木,阴森森地辨不出东南西北来,四周不时传来阵阵虎啸狼嚎,令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正当宋法师感到走投无路的当儿,从一山头传来了声声鸡啼声,他猛然记起灵芝姑娘的交代,顺着鸡啼声走去。谁知走不多远,只见一只斑斓猛虎,“呼”地一下从草丛里窜出来,朝他张牙舞爪地扑过来,吓得张法师“妈呀”一声大叫,心想这一下我命该休了。谁知没等那猛虎近身,宋法师的头顶上就“嗖”地射出万道金光,把猛虎逼的远远的,哪能伤及他一根毫毛,宋法师顺着鸡叫声,走啊走啊,一直走到天亮,才回到了家。
  张天师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天,他对宋法师说:“今天另外活不用干,你去后山砍担柴,草鞋扦扛在门后。”
  宋法师有了上两次教训,对张天师已心存戒心,他找到灵芝告诉她父亲今天的做法,灵芝想了想,对他说:“不碍事,你穿草鞋时,使劲在地上蹬几脚,拿扦扛时,用力勒一勒,可保无事。”
  宋法师心中有了底,草鞋刚上脚,就用力狠蹬了几脚,一看,脚下哪有草鞋,分明是一对大蜈蚣,拿过扦扛,使劲一勒,这扦扛竟是一条大毒蛇,被他一勒,浑身骨头散了架,已动弹不得了。这事幸亏灵芝事先点破,否则已遭张天师毒手了。宋法师心想,我幕张天师大名,不远千里,前来学艺,谁想这天师如此妒贤,不但不传艺于我,还三番五次要害我性命,我再住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想到这里,他就收拾行装,打算打道回府了。这时,张灵芝走了进来,“你要走?”宋法师见被灵芝点破心事,就把心事全盘托了出来 ,他说他之所以直拖到今天才走,是实在舍不得灵芝姑娘啊,通过几个月来的接触,双方之间已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一旦分别,心里难免有儿女情长之感。
  谁知灵芝姑娘一听,爽快地说:“这有什么难办的,你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不但学不到真本领,稍有不慎,还难免遭父亲毒手,我吗,你不必担心,自有安排。”两人商量停当,决定第二天动身。
  第二天一早,宋法师一觉醒来,见床前桌子上放着一把雨伞和一个梳妆箱,上面压着一张纸条:不必和父亲话别,拿上这二样东西,速回富阳,路上千万不可动它。宋法师认得这是灵芝姑娘的笔迹。他不敢怠慢,急忙背起包裹雨伞,拿上梳妆箱,从后面悄悄地溜出来,下了龙虎山,急匆匆往富阳而来。
  却说张天师做在堂间正在考虑,想个什么办法来取宋法师的性命,见太阳已老高了,还不见宋法师前来请安,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这小子平时天天起的很早,今天怎么到现在还未起身,他掐指一算,知道宋法师已下山回富阳了,他急忙找女儿想问个端祥,可屋内哪里还有灵芝的身影,就连她房内的那雨伞和梳妆箱也不见了,这可是他传家的二件法宝啊。
  张天师见女儿携物与人私奔,不禁怒发冲冠,急忙驾云来追,可宋法师已过金界岭,进入富阳地界了,张天师追赶不及,就在云端里作起法来。
  话说宋法师一路慌慌张张,急急如丧家之犬,只顾低头赶路,一踏进富阳地界,心里就松了口气,心想我已到了自己家门口,你张天师即使本领再大,又怎能奈何我!谁知此时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一时飞沙走石,乌云密布,紧接着,瓢泼大雨劈头盖脑地向他迎面袭来,这时,一个牧童在牛背上向他喊道:“你这位小哥,介大的雨,快撑伞呀。”
  宋法师这时忘了灵芝姑娘的嘱咐,听了牧童的话,果真把伞撑了开来,谁知这伞中装着灵芝姑娘的全部嫁妆,伞一撑,嫁妆全部落到地上,被山洪冲入富春江,随水飘去了。
  宋法师懊悔莫及,紧抱梳妆箱紧赶快跑,终于回到了宋殿老家,一进家门,他迫不及待地打开梳妆箱,想看看里面装着些什么,箱盖刚一打开,只见灵芝姑娘在箱内立起身来,含情脉脉地向他走来……
宋法师虽说学艺不成,却由此娶回了一个不但如花似玉,且通情达理的贤惠妻子,特别是灵芝姑娘由于幼小受张天师的熏陶,耳濡目染,也懂得不少行云布雨的秘诀,其法术并不在他父亲张天师之下,她把自己掌握的法术,全部传授给了宋法师。
  谁知,宋法师虽说身怀绝技,却没有把自身的这种优势用在除暴安良,抚贫邦穷的正道上,而是常常用这一技之长来取笑人,捉弄人,其结果则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捉弄来捉弄去,最终倒霉的是自己。
有天下午,宋法师到他外婆家去,路过一块田边,见田中有两个农夫正在插秧,只听一个农夫在说:“只剩下这小半块田,今天看来可以早收工了。”
  宋法师听了,心里想道:“你们想早收工,我倒要变个法儿叫你们完不成工呢。”他见路边有只草鞋,捡起来,口中对它念念有词,念罢随手往水田中一抛,唱声“变”!那草鞋随即变成一尾红鳍大鲤鱼,在浅水中“噼啪噼啪”地打滚。
  那二个在田里插秧的农夫,听见田边一阵阵“噼啪噼啪”的响声,扭头一看,只见一尾大鲤鱼在那里打滚,急忙丢下手中的活计,跑过去捉起鱼来了。
  宋法师开了暗暗好笑,心里说到道:“让你们先玩个够罢。”就顾自到外婆家去了。
再说宋法师的外婆很早就烧好了晚餐。老太婆时不时地到大路旁去翘首张望,口中唠唠叨叨,“阿木,阿林怎么到现在还未回来。”宋法师闻声,问外婆阿木阿林是谁?外婆说,“阿木阿林是她娘家的两个内侄,今天来帮她插秧,就那么一块田,一整天了,到现在还未回来,他俩吃了晚饭,还要赶路呢,”宋法师一听心里暗叫“坏事了”。他猛地记起路边那块田正是他外婆家的,有一次他还跟外婆一起给田里干活的人送过饭呢。他心里暗暗叫苦,本想捉弄一下人家,谁知竟捉弄到外婆身上来了。想到这里,他急忙暗暗收了法术。
  再说在田里的阿木阿林,此时正捉得十分起劲,那鲤鱼也真怪,非但十分光滑,且十分灵巧,有时明明见它躲在田边的草丛中,可等你的手一抓下去,而它的尾巴一摆,硬是从你的手指缝中钻了出来,惹得两人性起。发誓拼着那半块秧不插,也要抓住它。机会来了,那大鲤鱼好象有点累了,此时正躲在一处混水中喘息。阿木阿林来个左右迂回,悄悄地靠上它,然后各自张开五指,四只手一齐向那混水中抓去。谁知被他们抓住的不是大鲤鱼而是一只破草鞋,而那大鲤鱼早已不见了去向。俩人又分头在水中找了个遍,仍不见鱼的影子,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老地方,继续插那未插完的秧苗。
  这时太阳已快搁山头上了,阿木阿林心里着急了,原以为今天可以早收工,谁知被捉鱼耽误了这么多时间,看来就是插到摸黑,也难以完工了,其实这时宋法师的心里比阿木阿林还要着急,今天如果那块田里的秧苗插不完,那么明天插秧的任务就将落到他的头上,要命的是自己已与几个哥们约好,明天将去游鹳山,这么一来……。
  无奈之中,宋法师只好找来三根木头,支起一只三角架,念动真言,托住太阳,不让它下去,凡懂法术的人,都深知什么东西都能玩,唯太阳不能动它,因为太阳是万物之主,玩弄太阳,不但要损自己的身体,而自己的法术也将大大地减弱。今天为了外婆家的秧能顺利地插下去,也为了自己明天能与哥们几个一同畅游鹳山,宋法师顾不得这么多了。
  过了一个多时辰,阿木阿林才挑着空担从田里回来,外婆迎上前去,说就这么一快田,怎么要插到如此晚才回来,二人告诉外婆,本来早就插完了,只因为捉鱼,花了许多工夫。不过还好,太阳还未下山。宋法师见阿木阿林插完秧回来了,就急忙拔去了三角架,那太阳失去了支撑,骨碌碌地一下子跃下山去了。天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有年冬天,天冻的出奇。天天是天寒地冻,北风呼啸。有一天下午,宋法师在邻居与几个人围坐一团,生起火堆,海阔天涯地聊起了闲天。
  不一会,火堆里的柴块快烧光了,火焰也渐渐地熄了下去。宋法师对邻居说:“快去拿柴呀,再不加柴,火堆真的要熄了呢。”
  “哪里还有柴呢。”邻居苦着脸说,“你看自入冬以来,天天要生火堆,现有的柴早烧光了,要烧,只有烧你的脚骨了。”
  这最后一句,本是开开玩笑的,哪知宋法师一听,却正中下怀,他早就想露几手法术给村人瞧瞧,只是苦于找不到表演的机会,今天这机会难得,我何不露一手给你们看看。叫你们知道知道我的手段。想到这里他开口道:“好吧,既然你家里没柴了,那就烧我的这二只脚吧。”说罢,闭目凝神,口中不知念了几句什么话,然后真的把自己的两只脚伸进了火堆,那快熄灭的火种一下子又窜了上来。
  四周的人这时都惊的眼睛睁的有铜钿那么大,只见火苗在宋法师的双脚上下乱窜乱舞,同时还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而再看宋法师那二只脚,烧了半晌,仍未损及一根毫毛。大伙都说想不到宋法师真的有这么一手,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了。听到人们的赞扬,宋法师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
  傍晚时分,宋法师回家吃晚饭,一进门,父亲就对他说:“家里来了客人,吃饭的人多,家里的凳子不够坐,你快去把祠堂里那几张条凳拿回来。”原来这几天祠堂里唱大戏,村人都自带凳子前去观看,大多数人家的凳子都在祠堂里,宋法师来到祠堂,找到自家的那几张凳子,一看傻了眼,只见自家的这几条凳子的凳脚都是烧坏的,原来刚才宋法师在邻居的火堆上烧自己的双脚时,烧的正是这祠堂里的凳子,当时他随便烧了几张凳子的凳脚,不想被烧的凑巧真是自家的那几张。没有办法,烧也已经烧了,他只好把别人家的凳子拿了几张,拿回家去以救眼前之急。
  宋法师背着凳子一进门,他父亲的脸就沉了下来,说是这么大的人连自家的凳子都不认识,怎么把别人家的凳子拿回家来了,宋法师回答说自己家的那几张凳子一时找不到,先拿别人家的用一下,等会马上送转去还。父亲说:“不行,我自己去拿。”
  宋法师知道坏事了,果然,不一会,父亲铁青着脸转来了,一进门就恶狠狠地破口大骂:“哪个砍脑壳的缺德鬼,把我家几张凳子的凳脚都烧坏了,将来一定不得好死。”
  宋法师一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半晌做声不得。
  某日,春暖花开,阳光明媚,宋法师与几个朋友一同登鹳山游春,他们一行数人来到“春江第一楼”前平台上,凭栏远眺,但见富春江如一练白布,在两岸如翠屏的群山中弯弯曲曲,蜿蜒而来。
几个人正看在兴头上,其中一位友人说道:“听说老兄曾得高人指点,学得一身好法术,今日何不当着大家的面露一手给我们看看,以增加游兴。”
  “这有何难。”这一句话正挠着宋法师的痒处,他注目一望,见上游江心正漂来一叶小舟,心里就起捉弄一下人的念头。他叫人拿来一只盛满水的碗,摆在石桌上,又从崖石边的细竹上摘来一片竹叶,把竹叶浮在碗中的水面上,用手指顶住竹叶的一头,随着手指的转动,那竹叶也在碗中水面团团打起转来。宋法师用手指指江心的小舟,对众人说:“你们看那江中的小船。”众人随着他的手指看去,真是怪事,江中的那条小船也像碗中的竹叶似的,在水面上“滴溜溜”地打转。
  却说乘那小船漂流而来的人不是别人,原来正是江西龙虎山上法术无穷,大名鼎鼎的张天师。这天,他因羡慕风光迷人的富春山水,故而乘船从上游任其漂流而下,一路观看沿江两岸如诗如画的宜人景色。他正游在兴头上,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一看,原来自己的船在水面上大转。他觉得奇怪,掐指一算,不觉哈哈大笑:“小小宋法师,略知一点法术的皮毛,今天也敢在我张天师跟前玩法,今朝倒要你尝尝玩法捉弄别人带来的味道。”张天师随手从船蓬上扯下几张粽箬,念动真言,用手一甩,喝声“见血而归”。那些粽箬顿时化成一阵飞刀,向宋法师劈头盖脑而来。
    再说鹳山上的宋法师这时见友人一个个对他投来一束束惊奇的眼光,心中不免洋洋得意,谁知这时耳中传来一阵“呼呼”的尖啸,心知有异,抬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只见无数飞刀似一群老鸦,向他铺天盖地而来,他知道大事不妙,今天碰上高手了。他急忙逃进“春江第一楼”,抓过几条女人用的围裙,拦在一张茶桌的四周,自己缩身钻到桌子下面避难。大凡法术、一碰上污秽之物,其法不攻自破,女人的围裙,一向也被视为污秽之物,所以张天师的这些飞刀,只是在桌子四周盘旋,无法损及躲在桌子底下的宋法师,可这些飞刀是领了张天师“见血而归”的法旨而来的,不见到宋法师的血,它们怎能回去交差,于是这些飞刀久久在桌子四周盘旋,整整一个时辰,仍不见撤回去。
  宋法师知道今天自己如不出点血,肯定过不了这一关,无奈之下,他只得从桌子底下伸出一个小手指,让飞刀削了去。
  从此,宋法师的手上就少了一个小手指。据说,后人在祖庙里为他塑像时,这个手指也一直塑不上去,直到现在,他的塑像仍是缺一小手指的。

 
更多>>
更多>>
更多>>
杭州网加盟新闻单位 浙ICP备09002071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40358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富阳新闻网策划制作